以圣经方式回应你的过去

如何以圣经的方式处理你的过去,如何把你的过去放在应有的位置上。

为什么要探讨过去?

为什么这个主题这么重要?我认为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这是当今世界所强调的,这个世界太多强调一个人的过去所产生的影响力。当一个人做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后,人们会以吃惊的速度马上去问:“他们过去有没有受过虐待?” “他们过去发生的什么事导致他们今天的作为?”

举个例子。还记得洛杉矶地区的梅内德斯案件吗?两个在富裕环境中成长的年轻人,在成年后,带着半自动步枪,进到他们老年父母的家里,用枪扫射他们的父母,子弹用尽后,装上子弹再次扫射。

在法庭上,他们申请 “无罪抗辩”。基于什么?他们说他们是在自我防卫。他们说他们不能为这恶行承担责任,因为他们在实行自我防卫。什么样的自我防卫?是说当他们拜访父母的时候,年迈的父亲起身并且开始殴打他们,正巧他们又带着半自动步枪,所以他们要在父母继续虐待他们之前把他们枪杀了!

而真实情况是,他们的父亲曾在过去虐待他们。过去发生的虐待影响力很大,他们在犯案那天是在进行所谓的“自我防卫”,因此他们不想对这个预谋的冷血谋杀案负责任。你可能说 “这个借口太糟糕了”。我还没有告诉你真正糟糕的那部分。

真正糟糕的事是初审的判决。十二名陪审员犹豫不决、无法达成一致,共同表明——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他们仍然应当对这件刑事犯罪负责。

你可能会问:“你是在质疑梅内德斯兄弟小时候受过虐待这一事实吗?”。绝对不是,无论从哪种角度而言,我们都不是要轻看他们受到的虐待。我已经为我们社区的人进行了大约一万小时的圣经辅导。我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辅导那些受虐待的人们,我不想以任何方式来轻看虐待。

我所相信的是:即使在那一天之前那些虐待真实地发生在这些年轻人身上,他们仍然需要为他们所犯下的谋杀罪负责任。值得庆幸的是,二审的结果判定他们有罪。这个审判过程之所以持续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我们的文化相信过去就是一切。过去有难以置信的影响力。

我们社区有两个高中毕业的年轻人,他们不希望按照正常方式来成功——例如去读大学、找工作、赚钱、存钱然后有钱花。对这两个年轻人来说这过程太艰难太漫长了。就在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深夜,他们到了邻居的家里,偷了枪和汽车,一路向西奔去。每一次他们需要加油的时候,就会把车停在州际公路旁,抢劫那里的加油站便利店,得到汽油和食物,然后直接回到同一条州际公路上。他们甚至笨到不知道变换路线。

过了一段时间,警察预测到他们下一站停在哪里。警察设置了埋伏。当这两个年轻人开着偷来的汽车下了公路,看见警察在等着他们,就又回到了州际公路上。他们被警车高速追赶。其中一个年轻人以最快速度在高速上行驶,而另一个年轻人摇下副驾驶座的车窗,紧靠着副驾驶的车门,用偷来的步枪瞄准后面的警车。他扣动扳机,这一击穿过挡风玻璃,正好打在那名警察的两眼之间,立即把他送进了永恒,留下他守寡的年轻妻子和失去父亲的孩子。

那位扣动扳机的年轻人的妈妈两天之后在当地电台谈论这件事情,她的话让人大跌眼镜。她说:“你们必须知道我的儿子不是坏孩子,都怪他有一个恶劣的成长环境。”

我们为什么要谈论“过去”还有第二个原因。这是因为许多福音派教会甚至圣经辅导圈子的人实际上很少涉及“过去”这个话题。对于那些正在做圣经辅导的人,你可能需要问自己,在一般的咨询案例中,我平均花多少时间在他的过去上面?讨论过去在辅导案例当中出现过吗?它应该出现在辅导案例当中吗?惊奇的是在教会里面这个话题很少被提及,甚至在圣经辅导当中这个话题也很少被涉及,我们这个世界很多时候是相信过去就是一切,我们的教会似乎相信过去不代表什么,那么,哪一个是正确的呢?

我们需要谈论这个话题的第三个原因是,你不需要参与到圣经辅导很长时间,就可以遇到因过去发生的事大为困扰的人。那么关于过去发生的事,我是该少谈论一些?还是多谈论一些?还是应该忽视?

关于过去的圣经神学

如果上帝的话语是充足的,如果圣经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那么我们可以转向圣经来回答这个问题,“过去是一切吗?过去不代表什么吗?有没有一种符合圣经的平衡观?如果有的话,这样的平衡是什么样的?”

翻开圣经,可以看到圣经一个很清晰响亮的教导是:过去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当你对上帝的话语保持开放和诚实的心,我不认为你可以相信过去不代表什么。然而,我也要快快地提醒你,许多时候过去的影响力是非常积极正向的。事实上,当我们开始从圣经视角来思考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会发现是上帝创造了我们记忆的能力。为了让我们有一个过去,祂甚至必须在祂的创造之中做很多事情,例如以线性方式创造时间并且赋予我们记忆的能力。祂创造带着过去的我们,从圣经视角来看,过去是一个美好、满有能力的恩典。你的过去可以是一个你最好的朋友。

你的过去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可能会说:“这怎么可能呢?”当你需要力量和信心的时候,你的过去可以成为你的最好朋友。当以色列人的后代和非利士人打仗的时候,非利士人有一个叫哥利亚的丑陋巨人。他走下阵来嘲笑永生神的军队。他说:“不用所有人出来打仗以免乱哄哄的,我们只需要从我们这方和你们那方挑选一个人,只需要我们两个人来决斗,我们就能把问题解决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上帝的军队”里没有士兵愿意和他打这一架。然后,大卫那个小小的牧羊少年来到战场。因为他的父亲说:“我想要你带些礼物给国王、给你的哥哥,然后回来告诉我战事如何。”

大卫去了,在上帝安排下,他到那里的时候正是哥利亚辱骂永生神军队的时候。他很快发现那里一点战争也没有。扫罗没有做任何事情,大卫的哥哥们也没做任何事情。大卫问道:“你们为什么没有人出去与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争战呢?” 大卫哥哥居高临下地对他说:“你为什么不回去照看旷野中的那几只羊呢?”

他的哥哥比较年长,体型更加强大,应该出去打仗,但是他没有去做,反而挖苦自己的弟弟。开始时,扫罗打算说服大卫不要战斗,最后还是给了他整套铠甲。但是他们都这样说:“听着,你根本打不过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

就是在那个时候,大卫向他的国王和哥哥介绍了他最好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是谁?正是他的过去。他说:“曾经我放羊的时候,熊想要伤害羊,上帝救我脱离那个熊。过去有一头狮子想要攻击我的羊,上帝救我脱离那个狮子。上帝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祂也必给我力量和信心脱离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

这个故事提醒那些认为过去不代表什么,或者只看到过去的负面影响(有毒的过去或是内心受伤的小孩)的人从圣经角度看到是上帝创造了带有过去的我们。你的过去可以是一位你最好的朋友。

当你需要鼓励和平衡的视角时,你的过去可以是你一个最好的朋友。当约伯和他的妻子遭受不可言说的试炼时,约伯的妻子对约伯说:“咒诅神然后死了吧。”

约伯作为一个牧养妻子满有恩慈的丈夫,他在那个时候做了什么?他把妻子和自己的内心指向了他们的过去。他说:“我们过去从上帝手里得福,在今天不也受祸吗?”我们容易抑郁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在我们需要鼓励和平衡视角的时候,我们总是看上帝在过去五分钟给我们的,而不是看上帝从过去直到今日的恩惠。

另一个你的过去可以成为你最好朋友的时刻,就是你需要赦免的时候。马太福音18章耶稣在讲了关于教会纪律的警戒后,讨论了赦免的话题。那是彼得最关心的事情——如果有人悔改,我该做什么?我必须赦免他吗?然后耶稣讲了一万他连得的比喻。

有一个仆人欠他的王一万他连得银子,相当于数百万美金。他准备变卖家产还这个债务,这个仆人来到国王面前令人诧异地说:“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 再来十几辈子他都还不清,但是国王出于恩典选择赦免这个仆人。然后耶稣讲到这个仆人出门遇见一个欠他十两银子的同伴。这不是小数目,但是相对于他已经被赦免的,这是小数目。

他的同伴做了同样的请求:“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 这位仆人不愿意赦免他。他把那个人送进了监狱。这个仆人犯了什么错?他的记忆力不好。他没有把过去变成他最好的朋友。这就意味着当你我在生命当中不愿意赦免其他人的时候,我们没有从过去学到功课。

你的过去是你最坏的敌人

圣经清楚地教导过去可以是你一个最坏的朋友。如果不被处理好过去,它会影响你,也会以各种方式影响你的辅导对象。

当你或者受辅导者有无法解开的问题时该怎么办?圣经辅导不只是挑战正在犯罪的人,我们花至少相同的时间安慰那些正在受伤的人。如何辅导那些经历生命的特殊艰难时期,有各种困惑的人呢?他们曾被教导质疑上帝是错误的,或者向教会发难是错误的。所以这就成为他们生命当中的负面经历,因为他们有困惑,却从来没有得到答案。他们没有选择像哈巴谷那样经历苦难。哈巴谷第一章是一个迷人的故事,哈巴谷把问题摆出来,他因着信靠上帝而真诚地抛出他的问题。这卷书以哈巴谷对上帝说的话为开头,“你怎么能够让你的子民以这样罪恶方式生活,但是你却无动于衷呢?”

如果你认真地阅读哈巴谷书第一章,它听起来好像是对上帝的抱怨。令人惊奇的是哈巴谷并没有因为他的质问而遭受责备,事实上,上帝回答了他的问题。记得这个答案吗?

“你说的很对,我的子民生活在极度不顺服当中,这正是我想要藉着巴比伦王的手来审判的原因”。

然后哈巴谷怎么回应那个消息?他有了更多的问题:“你怎么能够使用邪恶的巴比伦王来审判你的子民呢?”

这是一个相当真实的与上帝的对话。我喜欢一个释经家说的,“上帝是真诚怀疑者的朋友。” 我确实如此相信。上帝是那些真诚怀疑者的朋友,这些人敢于和上帝交谈而不是谈论上帝。

在祷告中包含向上帝的询问很可能是增强一个人信心的方法。表达怀疑,大声哭喊这个世界不公平的现象展示出他对上帝的信心,展示出他相信上帝对于人类无解难题拥有答案。如果某些我们正在辅导的人对于发生在他们生命中的事情有困惑,而如果他们相信谎言,认为不能把这些问题呈现在上帝面前,我相信这将会成为他们生命当中的一个负面经历。

愚蠢的选择可以让你的过去成为你最糟糕的敌人。加拉太书6章7节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成为你过去的事情),收的也是什么(今天和以后的日子)。” 如果你“顺着情欲撒种”,你的过去可能会成为你最坏的敌人。

你的过去会以以下几种方式成为敌人——

第一,没有被处理的伤害(诗篇42:3-5)。

“时间会医治一切伤害”这句话不是真的。如果一个人受过伤害,却没有花时间学习圣经,学习如何很好地处理伤害,那将会成为生命中的一个负面经历。如果没有在今日很好处理上帝允许的伤害,那么伤害就会在将来以消极的方式影响我。

第二,未解决的冲突。

以弗所书4章26至27节说,“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如果你含怒到日落,就会给魔鬼留地步。换句话说,今日的问题今日解决。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不解决今日的问题,它将会成为留在过去的负面经历,按照保罗说法,它是如此有力量以致给魔鬼留地步。

第三,没有悔改的罪。

箴言书28章13节说:“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言书26章11节说:“愚妄人行愚妄事,行了又行,就如狗转过来吃它所吐的。” 上帝说当我们在某一方面犯罪并不吸取教训的时候,那将会让我们形成习惯,可能会在未来做同样的事情,正像一只狗吃它所吐的。

不要把过去想成“非黑即白”

当我们在帮助一个人思考他的过去时,我们犯的错误之一就是把过去想成一个非黑即白的大包袱。我们可以把过去放在合宜的位置上,过去并不都是好事,也不都是坏事。你不是完全无辜的,然而也不完全都是你的错,我们需要按照圣经对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进行分类。

举个例子,我将去曾就读的东海岸浸信圣经学院讲道。我很期待,但是我确定它会让我想起在生命中那段时间所做过的许多不明智的事情。其中一件事发生在我大二的时候,那时我刚刚得到一辆车,我把车开到学校。比我小十个月的妹妹是同校的大一新生。感恩节之前的星期三,我们特别想回家。我们家在印第安纳州,距离学校700英里。我在开车时,对我身边的妹妹说:“嘿,我有点累了,你想换吗?”

我不是在说我们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换司机。那样花费太多时间了,我说的是在我们开车的时候换司机。我们这样做了,开始的时候一切顺利,直到要换手的时候,我们撞到了一个障碍物。车旋转了三圈,感谢上帝的恩典,我们没有越过护栏。相反,我们被甩回了州际公路,垂直躺在两条车道中间。我们汽车熄火了,这真的糟糕透了,因为有几辆半挂货车正跟着我们。因着上帝的恩典,他们在撞到我们之前就停了下来。他们下车来帮助我们,其中一个家伙非常生气。我惊魂未定,根本无力说谎,就告诉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不能相信我是多么愚蠢的人。但是无论如何,我重新回到那辆车上,我居然驾驶它一路跌跌撞撞回到了家。接下来我有三个问题要处理,一个是发动机问题,一个是变速器问题,还有大量车身修复的工作。

接下来我面临的状况是:如果我把那辆车交给一个人,然后希望他修复所有的问题,这是非常不明智的。你不能找一个通才来处理那种状况下的汽车。你需要一个知道发动机问题的人来处理发动机问题,一个知道变速器问题的人处理变速器问题。你需要一个处理车身修复的人来修复车身。这是一个多方面的难题。

过去的问题也是同样。对我来说是这样,对你也是,对所有接受辅导的人都是这样。过去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学会把辅导对象的过去进行分类,然后应用恰当的原则,我们需要把不同的圣经原则应用在一个人过去的不同方面上。

理清问题

所以我们要问一些澄清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

我们正在讨论的问题是由我们自己的罪所引起的?还是由某个特定之人的罪引起的?或者只是因为生活在一个被罪咒诅的世界中而产生的?换句话说,我们是在讨论犯罪还是讨论受苦?我们在讨论你罪咎的过去还是在讨论你无辜的过去?上帝的话语在这两个方面都有很多涉及,但是把这两方面混为一谈将对我们的辅导对象产生困扰。

第二个问题:

你是如何回应的?如果这件事是别人得罪了你,你怎么回应?这是一个完全不同范畴的问题。如果是你得罪了别人,你接下来是怎么做的?我会向你建议把一个人的过去分成四个分类。

从以下四个不同视角仔细考虑我们过去发生的事情。在所发生的事情当中,你可能是无辜的,或者你是有罪的。你同样可能回应得很好或者回应得很糟糕。

1. 无辜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2. 无辜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3. 有罪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4. 有罪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关于过去的四个分类

第一类:无辜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使徒保罗的那根刺归属于这一类。哥林多后书12章告诉我们,保罗没有做什么犯罪的事情导致那根刺加在他的肉体之上,而且他的回应方式是非常好的。他祷告,他祈求上帝拿走这根刺。上帝选择不拿走它,而是让它成为一个机会,让保罗可以明白祂的充足恩典。保罗也继续说:“如果上帝的能力能在我身上以新的方式彰显出来,我宁愿以我的软弱为夸口。” 保罗很好地处理了这根刺,以使它成为一个有益处的过去。

第二类:无辜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路德的婆婆拿俄米归属于这一类。她有一个无辜的过去,她没有像保罗所做的那样回应这些试炼。拿俄米、她的丈夫和他们的两个儿子因为饥荒离开伯利恒 ,他们去了摩押地。那段期间,她的两个儿子娶了摩押女子,然后父亲和两位儿子死了。这是路得记的一个转折点,拿俄米看着两个儿媳说道:“你们各自回到你们娘家,回到你们的神那里去吧。”那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不信的宣告。其中一个儿媳真的这样做了。但是路得说:“我不会这么做。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随着故事的展开,他们回到了伯利恒,就是粮仓之地,就是他们在饥荒之时离开的地方。那个城市的女人问到:“你不是拿俄米吗?” 他们为什么那么问?因为一个人长时间有苦毒,他们的外貌就会改变。拿俄米接下来说:“不要叫我拿俄米,叫我玛拉(希伯来文是苦的意思),我满满地出去,空空地回来。” 是谁正站在她的身旁?那位敬虔的儿媳妇,她将要被上帝所用,为她的家庭提供不可置信的供应。

有些辅导对象认为他们自己是在第一个分类里,实际上他们是在第二个分类里。如果我们混淆这一点,就不能帮助他们把过去放在合适的位置上。

第三类:有罪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撒该归属于这一类。他是一个邪恶的人,但是当他面对福音真理的时候,他立刻地把他的信心放在耶稣基督里面,他还准备好偿还别人。

第四类:有罪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约书亚记七章的亚干归属于这一类。他犯了罪,当罪被暴露时,他又犯了更多的罪。

如何帮助你的辅导对象

帮助第一类人:无辜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他们需要真实地受苦。诚实地承认在你周遭发生了什么,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并在你里面发生了什么。亚萨是个真实受苦的人。诗篇73篇亚萨的话语是正确回应苦难的话语。

当你受苦的时候向上帝哭喊。诗篇61篇也可以用在辅导中。诗人说:“神啊,求你听我的呼求,侧耳听我的祷告。我心里发昏的时候,我要从地极求告你,求你领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 我们中间的一些人之所以不能真实体会上帝是我的磐石意味着什么,是因为我们不愿意采取经文开始提到的步骤。除非我向祂呼求,不然我无法企及上帝—那比我更高的磐石。“神啊,听我的呼求。” 如果我不愿意向上帝呼求,如果我不愿意承认我现在力不能胜的感受,不承认我的心是如何被压垮,那么我就不是在正确地受苦。我不是真实地受苦。很有可能也不会理解,也不会学习到上帝是我的磐石意味着什么。

在上帝里面,在祂话语里面,在祂的子民中寻求安慰。针对安稳和受苦的另一段伟大的章节是在哥林多后书一章。安慰意味着共负重轭,在肢体当中找到力量,在我的弟兄姊妹当中找到力量。他们会在祷告当中举起我的手臂,在辅导当中举起我的手臂,在我尝试以荣耀上帝的方式走过苦难历程的时候举起我的手臂。如果我不能诚实面对发生的事情,不能诚实面对我的感受,那么我就不能正确地受苦。

我并不是说我们要和辅导对象一同回溯每一个受苦的片段,但是如果有一些事情特别地困扰他们,那么我们可能必须回到这些事件,谈论在当时真实地受苦应当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我们应该如何来面对它。

帮助第二类人——无辜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现在我们来思考一下那些有着无辜过去但是回应很糟糕的人。实际上,在辅导的时候,我们需要所罗门的智慧,需要圣灵的大能、引导,因为当你辅导那些正在受苦的人时问“你是怎么回应?”这是非常敏感的。

你不是一个被动的受害者,你是一个主动的敬拜者。你如何回应被得罪显示你的真正上帝是谁。我们必须把福音的力量带到辅导中,做“谦卑审视”的工作。不单单强调真实地受苦,也要强调“虽然我不对临到我的事情负责,但我要为自己如何回应负责”。

例如,你是否以恶报恶?如果你用邪恶的方式来回应,那必须用基督的血来遮盖罪过。“是他们先伤害我的”,这个借口站不住脚。这并不能合理化我在回应中所做的错事。我必须处理过去那些回应伤害所犯的罪。

你有没有生出对上帝的苦毒?当拿俄米说“不要叫我拿俄米,叫我玛拉”的时候,我们看到苦毒。很多寻求辅导的人是苦毒的人,他们对上帝苦毒,对生命中的其他人有苦毒,如果一个人长期有苦毒,你可以从他们的脸上发现或者辨别出来。你掩盖不了苦毒,除非是用基督所流出的宝血来遮盖。以弗所书4章31至32节说,“一切苦毒、恼恨、忿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我们的一些辅导对象,以某种方式沉浸在过去的伤害中。因为他们曾被别人得罪,但是他们却用生出苦毒的方式来回应伤害。还有:你有没有用不合圣经的方式看待人?

我在印地安那州的盖瑞长大,那里是一个多种族的大熔炉。那里有许多种族张力,特别是在我成长的五十到七十年代。我的家族移居到盖瑞是因为我的爷爷曾经是弗吉尼亚州西南部的一个煤矿工人。他和我的奶奶在弗吉尼亚州的西南部长大。为了工作的缘故,我爷爷在四十岁的时候带着他的家庭来到印第安纳西北部炼钢厂。我非常敬重我爷爷愿意去做这些事,他去做任何可以养家糊口的工作。他常常工作到半夜。我的奶奶是一个南方人,所以她对整条街道的所有人展示南方式的好客,教他们烹饪,分享院子里的出产。在一个我爷爷正在工作的晚上,另外一个种族的人闯进他们的家,用枪托殴打我的奶奶。

即使当时我只是一个孩子,看到后续的进展,也让我觉得意外。奶奶从来没有在这事件前说过任何种族歧视的话,也没有在这事件后说过。

我为着奶奶有属灵的力量做到这些而赞美上帝。许多时候,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伤害时,他们会发展出对一群人不合乎圣经的看法。

“所有的男人都是那样”, “所有的女人都像那样”, “所有的白人都是那样”, “所有的黑人都是那样”。

对人的错误认识就会影响我们看人的视角,透过这个视角我们决定如何对待属于同一群体的个体。这样的认识是一个谎言,我们必须要处理它。我必须要对我的回应方式进行谦卑地审视。

你有没有一个关于你自己的不合乎圣经的观念?有一些人成长在从小被灌输各种错误观念的家庭中。“你很愚蠢,你是笨蛋。你不会有多大出息。” 你必须要选择按照圣经来看待你自己,即使这和其他人怎么说你有很大的不同。

例如,我父亲不是基督徒。他是一个道德主义者,他爱他的家庭,但是他不是基督徒。当我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我告诉他我认为上帝想让我当一个牧师,他说了下面的话:“如果你成为一个牧师,你就是浪费你的生命。” 在那不久后,我对他说我认为上帝想让我去圣经学校。他说:“笨蛋才会去圣经学校,如果你执意要去,你就自己养活自己吧。”

在我十八岁的时候,这些话对我是很有影响力的,我必须决定是否让我父亲决定我怎么看我自己和我的未来,或者我可以选择透过上帝的视角来看待我自己。我无需对他说的话负责,但是我对自己如何回应他所说的话负有责任。

在合适的场合,你有没有直面那些得罪你的人?我们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处理。这就是为什么智慧的个人辅导是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为了帮助一个人把他的过去放在合适的位置上,我们必须和那个人一起实际地面对那个曾经伤害他们的人,在一些案例中这些伤害甚至发生在很久以前。

如果你确实直面他们了,如果他们的确请求饶恕,你愿意实践圣经中的饶恕吗?

帮助第三类人——有罪的过去,良好的回应

我会如何对待那些我已经处理好的过去的罪咎?这是一个操练喜乐回忆的时刻。我意识到你可能会说,“等一下,我们为什么必须要有分类三?”

这里有个原因,这个分类是给那些说“我做了一些很傻的事情,我请求上帝的原谅,但是我没有感觉到被原谅”的人。这时候需要对那个人说,“这不是关乎你的感觉,这是关乎你是否相信上帝的话语,如果我们认自己的罪,他是信实的,会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这不是关乎我们是否感到被赦免,这是关乎是否选择相信上帝的应许,当我们请求赦免的时候,祂会原谅我们。“你们做这个,为的是纪念我。”相信上帝赦罪的恩典,拒绝沉陷在过去的罪中。为着你与基督复活的联合而喜乐。你已经在祂里面被提升到一个新的生命—对自己传讲福音,而不是怀疑祂是否愿意赦免或者沉浸在过去的罪中。

帮助第四类人——有罪的过去,糟糕的回应 

这是最容易分辨的一类。这是一些在过去犯了罪,现在企图遮盖,并把责任推给别人的人。他们需要一些人对他们说诚实话。同时也带着饶恕和恩典的大能。“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言书28:13)。诚实的自我对质能帮助人立刻承认自己的罪。

对于你们中间已经在做圣经辅导的人来说,当你的辅导对象在做他们记忆当中的第一次认罪悔改时,难道你不为之欣喜吗?

你听过多少夫妻提到,“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我的丈夫认错”,“我的妻子从来没有请求我的赦免”。

他们是如此的冷酷,就像房间里的一块冰。但是有一天,当上帝和祂的话语战胜这冷酷的时候,你会看见那个男人最后看着他的妻子说,“亲爱的,我得罪了你,我错了。这是我的错,我承认这一点。你会原谅我吗?”

欢迎来到突破时刻。那个男人看向天空,哭求从天父而来的赦免。许多情况下,那位妻子,就在那个辅导房间里,原来的冰雪女王彻底地融化。然后她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她承认在很多方面上犯了罪。她向上帝和她的丈夫认罪。这时你的辅导对象就有了因基督的宝血而产生的美好的饶恕关系。

上帝的话语告诉我们过去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过去并不都是坏的,它可以有积极的影响力,它也可以有消极的影响力。所以我们需要把我们的过去,我们辅导对象的过去按照圣经分门别类,然后针对每一个恰当的分类提供符合圣经的真理。

本文获授权翻译自圣经辅导员认证协会(ACBC)网站文章“Responding Biblically to Your Past”。受版权保护。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史蒂夫·维亚尔(Steve Viars)牧师自1987年就服侍信心教会。他和他的妻子Kris于1982年结婚,他们有两个已婚的女儿,一个儿子和三个孙子。维亚尔牧师以富有恩赐的教导事工,对上帝话语的热情,有效的组织能力装备信心教会。他监督员工、执事和所有信心教会的事工,他同时也是圣经辅导员认证协会(ACBC)、圣经辅导联盟(BCC)、盼望的愿景(Vision of Hope)、信心社区发展社团(Faith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的董事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