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辅者的反思系列之六:改变人的是神不是我

我的故事

在1999年的秋天,我进入了硕士课程的最后一年,我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找一家辅导中心,完成我作为学生的实习经历。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能将我在书本上所学到的辅导知识,开始应用于实际的辅导过程中。就我个人而言,那是一段充满热情的时期,因为我正在进入我的职业和服事生涯很重要的下一步。同时,我也感到很不确定,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我几乎不知道我的学生生涯的这个“下一步”将永远改变我的辅导事工的进程!
 
在我的硕士课程进行过程中,我认为我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辅导员。我相信圣经就是帮助和医治的最好来源,我也拥有每一本我能得到的基督徒辅导自助书籍。这也是我选择在基督教辅导中心完成实习的原因。这个过程很有典型意义。为了能够被录取,我必须完成一系列的面试。在第一次面试时,中心的主任问我如何看待劝诫式辅导和圣经辅导。鉴于我在研究人性、群体动力学、家庭系统理论和文化理论模型等众多心理学理论方面的敏锐背景,我很自信的回答了主任。“我认为这种模式在辅导过程中的方法过于简单化了。”
 
作为一个被采访者,我猜想他可能会同意。然后他继续问我哪种辅导模式对我影响最大。“绝对是卡尔·罗杰斯(Carl Roger)的以人为本的模式。”我回答道。他的关于接受、真诚和无条件积极关注的观点,与我对爱、怜悯和同情的基督信仰产生了共鸣。主任的目光几乎让人难以忘怀。在问了我几个问题后,他友好地结束了采访。一周后,他打电话告诉我,我被选为他网站的实习学生,就在这时,我生活中的一切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主任用来训练我的第一批文学作品,是杰·亚当斯博士(Dr. Jay Adams)1979年所著的《基督徒辅导神学》(A Theology of Christian Counseling)和大卫·鲍力生博士(Dr. David Powlison)1996年在《圣经辅导期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现代疗法与教会的信仰》(Modern Therapies and the Church’s Faith)。对于第一位作者,杰·亚当斯,我曾经听说过他,但我所听到的内容不是很正面。对于第二位作者,大卫·鲍力生,对我来说则是完全陌生的。
 
尽管我起初曾经担心过杰·亚当斯的书会成为我的必读书目,但在这一点上我没有退路。所以我开始阅读。在那天之前,我对亚当斯的模式持否定态度,但遗憾的是,我从来没有翻阅过他写的书。当我开始读《基督徒辅导神学》那本书,我很快意识到,对于圣经辅导以及我作为辅导员工作的相关性方面,我曾得出过一些不合理并且不恰当的结论。就是这本书,再加上所阅读的另外三篇必读文章(鲍力生,1993;鲍力生1996;韦尔奇,1994),使我对灵魂关怀的世界观彻底瓦解,取而代之的,一种全新的、真正的符合圣经的观点开始形成。那已经是十一年前的往事了,从那时到现在,我对神和祂的话语有了更多的了解。以下是我能想到的一些得着。
 

神是信实的

神对祂所拯救的人充满热情,这是我作为圣经辅导员学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事情之一。当然,这是我一生都能听到的事情(例如,上帝爱你),但亲身经历这一切,要远远超过基督徒空喊口号的肤浅。
 
我对神作为一位慈爱的天父和掌权的主的信心增加了百倍,因为我有幸看到祂拯救、恢复和救赎祂的孩子们,使他们脱离你无法想象得到的最艰难的情况。罗马书8章26至39节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对这个事例的认识远远超过了我做圣经辅导员工作之前的状况。对此,我深表感恩。
 

圣经辅导要求我们爱他人

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试着和其他人一起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一天又一天地坐在战壕里,你很可能会面对成为这个星球上最绝望、最愤世嫉俗的人之一的威胁。圣经辅导,以最神圣的形式存在,是一种集中的、有时又显得艰苦的“爱你的邻舍”的过程。
 
难怪保罗警告说,如果我们没有爱,我们就一无所有(林前13章)。圣经辅导是神最宝贵的仓库之一,在这个仓库里,祂塑造人的心,使其能够去做起初它被造时原本要做的事情——爱神和爱他人。
 

神的灵确实能改变人的生命

这句话一点没错。正当我觉得自己好像解决了某个特别的问题时,就会有一个人来找我,他的生活完全毁掉了我精心包装的方法论。我见证了神永不满足的爱,不仅仅是理论上的,而是在现实生活中,生命在我眼前发生了真实的改变。
 
有很多次这样的经历,我不知道我的辅导对象应该如何从A点到达B点(更不用说那以后的任何点了),就在这个时候,神的宝贵的圣灵便会感动他们的心,并给祂子民的生命带来不可思议的改变。每当介入到辅导他人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以弗所书3章14至20节是一段有力的事实,并让我深感谦卑。
 

神极大地参与到那些蒙祂呼召来为祂做辅导的人的生活中(诗篇139)

我没有刻意追求作为一名圣经辅导员的生活。没有神对我生命的掌权,我曾经认为我在这项事工上不会结出任何果子。
 
事实上,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就像我曾经天真地计划安排的那样),我很有可能会成为圣经辅导的最强烈的反对者之一。我感谢神另有安排。
 

圣经辅导是非常丰富并多样的

我喜欢阅读关于人性的许多理论家的著作。从弗洛伊德(Freud)、马斯洛 (Maslow) 、罗杰斯(Rogers)、皮亚杰 (Piaget)、克尔凯 (KierKegaard)等古典作家,到肯·威尔伯 (Ken Wilber)、彼得·辛格(Peter Singer)、肯达·克雷赛·迪安(Kenda Creasy Dean)和史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等较新的思想家,人类对事物理解的不懈追求令我着迷。虽然我对各式各样的知识来源感兴趣,但只有一本书让我最为敬畏不已,那就是圣经。
 
毋庸置疑,圣经的神圣真理是真正有能力“辨明心中的思念和主意”(来4:12),并赐给我们“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彼后1:3)。圣经辅导提供了对人类经验的深刻而全面的理解,同时在范围和广度上都使其他所有的竞争理论相形见绌。我从与整个生命有关的圣经经文中学习的越多,就越发意识到自己实际上知道的太少。
 
虽然这个列表还远不够详尽,但作为一名圣经辅导员,这五个功课深深触动着我的灵魂。我这项事工的旅程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神愿意的话),我祈祷并期待祂如何继续使用圣经辅导来加深我对祂的理解,同时塑造我的心思意念,使我能够真正地去爱和关心他人。
 

思考

你作为圣经辅导员的这段旅程,如何加深你与基督个人之间的关系?

本文获授权翻译自圣经辅导联盟(BCC)网站文章“Lessons Learned As a Biblical Counselor, Part Six: Reflections after Eleven Years of Biblical Counseling”。受版权保护。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克里斯·鲍彻(Chris Boucher)在马里兰州纳姆市的首都圣经神学院(Capital Bible Seminary,CBS)任教。他2001年毕业于华盛顿圣经学院(Washington Bible College),2004年毕业于首都圣经神学院,同时获得神学硕士、基督教辅导和门徒栽培硕士学位。他在教会服事超过20年,最近在大学公园中华圣经教会(Chinese Bible Church of College Park)担任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