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老年人》第五章:疾病的问题

老年人经常生病。有些人患有严重的衰竭性疾病。但是,他们所患的疾病可能是间歇性的,也可能是慢性的;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是想象的;可能是自身引起的,也可能是外部原因造成的。你们必须面对这些变数开展工作。你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及早发现你面对的辅导对象的病是由哪些因素组合造成的。也许结果常常无法如你所愿,无法精确地查明这些因素。 有些辅导对象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医生也不总是确知病情。① 但是,你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探究,尽可能严密地聚焦在相关的事实上。家庭作业可以帮助你决定你所需要了解的信息。如果一个人无法完成指定的任务,讨论完成作业的障碍本身就可以帮助你收集信息。在你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之后,也许你仍然会觉得像是在黑暗之中工作,最好也不过像是在阴影之中,但是有时你可能不得不满足于此。

研究表明,老年人中有20%的人没有慢性疾病,约6%的人至少有一种不影响行动和日常生活的疾病。由于陈旧观念的影响,许多人认为老年人是社会中一个痛苦、多病、虚弱和问题缠身的群体,但研究也表明,这种刻板印象并不正确,不仅许多老人活得健康且充实,而且他们越来越多人在靠近人类寿命的上限。例如,仅在1984年,美国就有12000名百岁老人。因此,在老年时固然疾病很多,但并不像以前那么普遍、严重、具有决定性。你要牢记这些基本的事实。

根据这些事实,很多人可能完全错了——他们声称自己身体过于虚弱或过于体弱多病,以致无法出席教会活动、学习圣经,没有任何能力事奉基督。他们可能只是在利用大多数老年人都会经历的疼痛来为自己的懒惰开脱。有一部分人动不动就牢骚满腹、怨天尤人,他们觉得自己完全“不可能”正常地生活下去。任何一位牧师都知道,基督的教会中也有部分这样的人。每个辅导老年人的辅导员都会遇到他们。

当然,问题在于什么时候要促使那些自称有病的辅导对象做得更好,什么时候要接受他们对病情的评估。疼痛是最主观的东西。没有任何客观的测试可以确定一个人的疼痛程度或他承受疼痛的阈值是多少。这就是为什么做作业的能力可能是最好的测试,也可能不是的原因。当然,当一个人坚持认为自己无法完成任务时,你也没有绝对的方法来确定这是真是假。很多人都会轻易地向疼痛和虚弱屈服,虽然也有些值得注意的例外。通常情况下,他们能做的事情比他们声称的或认为的要多,有时是多得多。

你可以考虑的另一个因素是其他认识他们的人(家人和朋友)对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实际表现的评价。例如,一位辅导对象声称他因为疼痛而不能去教堂,但你却发现他在电影院里从头坐到尾,观看那些时长两个半小时的电影。另一位老人声称她无法用手为教会装订公告,但你从她的亲戚那里发现,她一编织东西就是几个小时。这些类似的数据应该有助于你面对和鼓励老年基督徒继续为主做工。

有些疾病并不会使人严重衰弱到无法工作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正如我在前几章中指出的那样,辅导的任务就是使一个人的事奉与他的能力相匹配。很多时候,老年人会因为无法完成某些期望的任务而放弃,什么也不做。他们甚至可能想不到还有其它不同的工作是他们可以富有成效地参与其中的。有时,有些人甚至会因为这些新任务“过于卑微”(有损尊严)、“没意思”(和我以前做的那些事一样)或“需要学习我这个年龄永远都无法学会的知识和技能”(其实就是这件事做起来太麻烦)而拒绝去做。第一个借口是自尊心的问题,第二个借口则混合了自尊心、冷漠和懒惰三方面的问题,第三个借口纯粹就是懒惰的问题。当你确信一个找这些借口的辅导对象可以轻松地完成任务时,你就可以向他指出他不愿去做的真正原因。请查看《基督徒辅导员新约圣经》后面关于骄傲和懒惰的经文,它们将有助于你对付这些站不住脚的借口。

对于基督徒辅导员来说,对疾病有一个完全符合圣经的理解是至关重要的。虽然在这里对疾病的任何讨论都只能是粗略的,但至少请让我提出一些要点。所有的疾病都源于堕落。我们经历疾病是因为亚当的罪。有些疾病是上帝对个人犯罪审判的结果;另一些疾病则是第一个诅咒的结果(译者注:始祖亚当夏娃犯罪后所受的咒诅)。重要的是不要混淆这两者。因为我们知道约伯的病和被耶稣医好的瞎子的病(约翰福音第9章)都不是个人犯罪的结果,所以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地对待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哥林多前书11:30非常清楚地表明,因为有些基督在守圣餐时犯罪,神就使他们变得虚弱和生病(甚至死亡)。所以,辅导员在处理疾病时,(如果可能的话)首先要明确疾病的肇因。

雅各书第5章在这方面提供了帮助,雅各写道: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为他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各书 5:14-16 和合本)

上述所引经文涉及疾病的内容中,“如果”一词将我提到的两种导致生病的原因区分开来。如果一个人病得很重,他有义务让教会的长老知道,长老没有责任去发现他病了,但他有责任采取主动。有病之人应该去请长老们。通常,教会里的闲聊容易变成“小道消息”,但某人生病的信息却不会被人知道。如果基督徒生病了却不让教会的人知道,那么他无论怎样都不应该抱怨教会无人探访他;另一方面,很少有教会的长老们会一同探访、服事,②这种情况应该有所改观。作为辅导员,你会发现自己在优化这种服侍状况。

然后,长老们会试着确定疾病背后的原因是哪一种。如果是亚当的罪(而不是病人的罪)引起的疾病,雅各说他们应该祈祷着让病人用药(这段经文明确指出了既要祷告,也要用药)。③ 祷告的做法显而易见,无需进一步解释,但油的使用确实需要解释,因为关于它有太多的混乱和错误的教导。

罗马天主教引用雅各书 5:14-16来为“临终傅油圣事(extreme unction)”辩护,但这段经文并不是指为濒临死亡者施行圣礼。相反,它指的是治愈生病的人。

同样,灵恩派和其它的宗派似乎也认为这里雅各指的是油的礼仪性用途。造成这种错误解读的主要原因是英王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的翻译不佳,而现代的圣经译本也经常沿用这种翻译。被解释为“礼仪性的膏抹”的原文是“chrio”。基督(受膏者)的称谓就来源于这个词。这个词用作“膏立”(anointing)时指的是在仪式中以“膏抹”的方式设立某个人为先知、祭司或国王(耶稣囊括这三种身份)。但雅各书用的不是这个词。正如上文引用自《基督徒辅导员新约圣经》中的译文所示,④ 真正的译文是“揉擦”(rubbing)。雅各书选用的词“aleipho”,它是希腊医生给病人药方说要涂抹药膏(混合了不同草药的油)所用的词。⑤作为最常用的药物,“油”代表一般的药物,而抹油(擦油)则代表用药。

除了祷告和药物之外,如果确定病弱者的疾病是因犯罪而自找的,长老们应鼓励他向每个受过伤害的人认罪。⑥ 此外,雅各说,当长老们出于信心而祷告时,上帝就会使他痊愈。

作为一名辅导员,同时也可能作为长老之一,你会发现有必要询问病人,他的病是否是由于犯罪引起的。这也许是为什么要请长老来的原因之一。他们负责照管羊群。⑦ 他们会帮助调查这些问题。也许最不唐突地询问“是否犯罪”的方法就是先阅读雅各书中的这段经文,然后加以解释。如果卧病在床的人自己不回答,既不承认自己犯了罪,也不肯定自己没有犯罪,那么你就可以向他提出这个问题:“雅各指出有些疾病是由罪引起的,有些则不是。在你看来,你的病属于哪一种情况?”

上帝有承诺治愈所有的疾病吗?我们没有理由认为祂会这么做。拥有医治恩赐的保罗在离开米利都时,特罗非摩病了(提摩太后书4:20);他建议提摩太为了胃的健康,可以稍微用点酒来帮助应对他屡次患病的问题(提摩太前书5:23)⑨ 因此很明显,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上帝愿意,这种方法都可以使人痊愈,但医治的应许并不是绝对的。

如果病得医治者是因为犯了罪才导致上帝击打他、使他生病,那么事后的跟进就非常重要。这意味着这个人不仅要经历悔改,去向上帝和其他所有被他伤害的人认罪和请求原谅,也要寻求辅导,以帮助他改变今后的生活方式。长老们的探访可能只是辅导的前奏而已。

你可以向受辅导者指出,疾病往往是灵性成长的机会。要请受辅导者参阅诗篇119篇中阐明这一点的经节,最好按以下顺序阅读:

71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
75  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
67 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现在却遵守你的话。

这就是肉身的病痛对那些生病的人应该起到的作用,疾病会让信徒知晓需要停下脚步,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与神的道之间的关系,帮助他认识到,神降下疾病是出于良善的目的,最后,疾病也会帮助他改变今后的生活方式,符合之前所忽视、违背的圣经教导。若非出于良善的目的,上帝从来不会让祂的儿女生病。⑩

有些人没认识到痛苦的原因而毫无意义地受苦,这是可悲的。辅导员要教导辅导对象从疾病中汲取祝福,在极度的痛苦中求助于神的话语,赞美上帝的信实,因为祂降下疾病而驱动信徒更接近祂。换言之,辅导员要用相关经文来帮助辅导对象加深他们对神的道的理解,帮助他们顺从神的道,这是辅导员的首要工作。这些思想和生活的调整比从病痛中解脱更为重要。辅导员要帮助辅导对象认识到这一点。

关于老年人生病和应对疾病的问题,还可以有更多论述的空间,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认识到与疾病相关的、尤其是影响到辅导老年人的一些因素。掌握这些见解并在辅导中加以运用,将令你成为更助人的辅导员,而不是一个只懂得拉住对方的手表示同情的辅导员!

当然,也许有一天,下面这首匿名诗会成为现实:

时间老人一天天告诉我,
我居住的家园正在消损,
这寄居的建筑已经老化,
余生再多修缮亦是徒劳,
故此我已准备离它而去。

只要了解真理、不找借口,结局会很美好!

附录:
① 通常可能需要征得受辅导者的同意才能与其医生交谈。
② 有些教会甚至没有长老,更不用说有多位长老了。这些经文在教会学上有广泛的内涵。
③ 如今,在我们这个高度专业化的社会里,他们会建议由医生提供医疗服务,而不是自己施用药物。
④ 在英文原书中,上面的经文引用自《基督徒辅导员新约圣经》,译者注。
⑤ 希腊的运动员身上也会抹油或者擦油。要了解印证这个观点的参考文献,请看我的著作《渴望整全》(A Thirst for Wholeness),这是一本研究雅各书的著作,第134页。
⑥ 这段话没有为罗马天主教的忏悔仪式提供任何依据
⑦ 参见彼得前书5:1-4。
⑧ 这段经文的前提是病人已经病到卧床不起的地步。这一点从原文使用“在他身体上方祷告(pray over him)”的措辞而非“为他祷告(pray for him)”可以清楚地看出。如果他的病情尚可,能够起床活动,就没有理由去请长老(除非是致命的疾病才需要去请长老)。
⑨ 这与照雅各书的话是一致的,保罗(作为长老)为提摩太开了药方。
⑩ 甚至对哥林多前书11章中提到的、关系到整个教会的福祉和利益的审判而言,这也是正确的。

本书由CFM机构经作者联络出版社获得翻译许可并授权刊登。受版权保护。仅供个人使用,不要置于其他网络、公众号或制作有声书。

本书是《迟暮花未央:辅导老年人》的第五章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杰·亚当斯(Jay E. Adams)博士是圣经辅导的开山之父,撰写了50多本书,他的著作涉及牧师和辅导的许多方面,以及圣经学习和基督徒生活实践。